茅店板桥

得了叫做“吃冷cp饿死”的病

【剑宿澡雪】迹君说人群之中发髻最高的才是我爹

我大概既有病吧

但我就想看剑宿带孩子最后带出俩孩子这种xxx

脑洞朝着不可知的方向发展啦!

短打

——————————————————————


那天,意琦行摸着澡雪嫩生生的小圆脸良久,思索着什么。


在指月山瀑,意琦行习惯散发,就像他现在这样,任夹杂着蓝色的长发洒在背后,有时席地而坐,澡雪就会跑过来钻在他的长发里,看起来特别开心。

自从这里来了澡雪,他也渐渐忙了起来。虽然澡雪很懂事,但要把习惯调整得与大剑宿的日常一致还是很麻烦的,意琦行少不了一一帮他。这样一来每天早上起来束发的习惯就显得有些累人了。

初时,澡雪对他的发髻很上心,每天一大早起来拿着把小梳子要替他梳头编发。可惜孩子手法实在算不上高明,要折腾一早上不说,梳起来的发髻总是松松散散不成形状。澡雪又要琢磨,渐渐地还熬出了黑眼圈。意琦行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心疼,又不好拂了澡雪的热情,就开始慢慢晚些醒来,说今天来不及就不束发了吧。时间一久他这束发的习惯也索性完全搁了下来。

想他当初在战云界时,本来就没有束发的习惯。来了苦境要适应当地风物,便梳了一头高发髻。叫唤渊薮地势高绝气候偏凉,但也有寒暑之分,束起头发也免得天热糊得难受。现在呆在指月山瀑,一人索居或者和澡雪共处,似乎都不必太在乎服饰齐整。

而且慢慢地他发现如今早上起床时居然渐渐对束发失去了兴趣。他想起当初在七修之时一留衣向他抱怨坏习惯的养成快如体重的飙升,心痛地暗道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哪。

于是,伟大的剑宿暗自动了小心思。



不过把小心思付诸实践之前,他没有忘记自己过去说过的某些话。他在内心挣扎了很久,包括现在捏着澡雪小脸的时候,也在与过去的自己做着艰苦的抗争。

澡雪不明所以,抱着与他身型明显不相符的意琦行的拂尘,被捏得口齿不清地叫了一声:“剑宿?”

意琦行没理他,他仔细的观察了澡雪的个头,又忖度了一下自己的,终于下定了决心。嗯,他想,应该无碍。

手头的力道也随心头重了起来,疼得澡雪直喊。

“咿呀呀呀呀呀呀剑宿手下留情啊疼!”




第二天。

澡雪从门边探出头,想着自从剑宿不束发之后就没起过这么早啊。不明白地看着屋里,他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剑——”

第二个字还没出口,一个人影就闪到了他眼前。

眼前人束冠留髻,还留了两绺刘海从额角垂倒腰间。一身陌生的褐白衣衫,但偏偏这张脸和神色又熟悉的很。

“——宿???”

澡雪沉默了。




——哈?道长你谁啊?

——说你为什么要变出我家剑宿的脸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不是辣个单纯不做作会花两个时辰梳头编头发的意琦行了!

——听说两点蓝钻和高发髻才更配哦?

——不过道士样和拂尘更配但那这样一来我就不好意思再拿着你的拂尘了呀!

——原来昨天是这个意思吗你居然一天就把造型换好了这身衣服是偷偷准备了多久啊?

——等等我怎么有点难过感觉我未来的某样数值没有希望了来的?

——你居然给春秋阙用剑袋春秋同意了吗?

——嘤嘤嘤我也想要好看的剑袋!




总之他心情复杂,也把复杂的心情充分表现在了表情上。没想到这个浓眉大眼的剑宿还装作耿直的样子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还是练剑去吧。”嗯练剑练剑,心系于剑便可忘乎形了嗯嗯。




不过这个风波其实很快就平息了,意琦行自然看出了澡雪的惊诧。幸好他在换发型的时候预先剪下了一把头发给澡雪做了个符合他体型的小拂尘。澡雪自然很开心,好像也没把他一言不合换造型的事放在心上了。




其实,澡雪一直有句话没说出口。



——新造型还真好看嘿嘿嘿嘿。


————————————————————————



某一晚上,大剑宿做了一个梦。





梦里两米二的澡雪带着青年人英俊逼人的微笑,温柔的叫了一声“我的剑宿”。

新造型的意琦行自己则僵着脖子抬起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仰视着他。




——他吓醒了。




捏着被子抹了一头冷汗,他悄悄来到澡雪床前,小男孩安稳地睡着,

嗯,没关系的意琦行。没有过顶,以后也不会的!没错!!!




(澡雪:我家大人好像在阻止我长高,怎么办在线等急。)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