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狐跳】妖狐的童话故事.一发FIN

妖狐的童话故事
-妖狐跳妹
-短
-正剧向
-开放结局

---------------------------------------------




妖狐的面具顶着平安京的月亮,扇子别在腰间像西洋剑。

他稳稳地拖着怀里的小少女,面具下的眼睛温柔地将目光覆盖在她的脸上,就像覆盖在她脸上的月光一样。




夜晚。

颤抖着的竹林在他们两侧向后走去。

少女柔软的粉色长发垂在脑后,不时拂弄过妖狐的身侧。熟悉的触感让他不禁又仔细端详了一番。

铁青的肤色,毫无生气的脸颊,瘦小的身子冰凉,胸口也因感受不到气息的进出而不再起伏。

小少女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这幅模样和他往常见她的睡颜没什么两样。毕竟是可爱的僵尸少女,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了不是吗?

今天是和这个命定之人相识的第……多少天了?怎么没有纪念日呢?他想,她不过是和以前一样睡下去了而已。

自欺欺人。她是被下了一个咒。虽然咒术杀不死已死的身躯,但这个小可爱变成了一个嗜睡的尸体,她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换种说法,活尸变成死尸了——但如果不是临死时的那场尸变她早该成这个样子。

记得京都最强的阴阳师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的同样可爱的少女担忧而欲言又止:晴明,这样和完全死去有什么区别呢?妖狐知道她想问这个,即使懂事的女孩没有问出口。晴明说:“她大概还是会醒来的,只不过……”

妖狐带着少女悄悄离开了庭院。他在心里想,这是我想要的好答案,我可以等。

他不打算通知少女的两个哥哥,谁愿意看他们不好的脸色。那个大男孩态度恶劣得就差把自己剥了给他妹妹添套皮毛衣饰,小男孩则每天眉头都皱着解不开。妖狐不想把和少女独处的时间交给他们处置,更何况他们现在难免悲伤过度。

这个与众不同的命定之人好像要把他们之间的羁绊全部用沉睡来剪掉一般一动不动。本来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少女不会只在乎如何抱着他的尾巴最舒服——周围没有其他人或妖——的情况下,既然杀不了她,明明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可做的。他在心里把“更有意义”几个字狠狠的嚼来嚼去。这段时间他虽然一直沉迷在这个女孩这里,却尚没有仔仔细细地碰过她,这会儿还是最好的一次机会。自己虽然是个游走四方的书生,但还是个正常的有需求的妖。

妖狐本不把与小少女亲密当作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但在这个情况下,他看看怀里浑身冰凉、毫无反应能力的小少女……还是算了吧。




黎明。

微弱的白色晨光穿过竹林亮在他们周围。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的少女不正是他想要的——她已经是只属于自己的可爱人偶了。不会被再次杀死的少女最终还是陷入了安静的死亡。

他现在只用把她带到家中,像珍藏其他少女一样珍藏起来。他就从这份束缚他这么久的恋情中获得自由了。他可以与其他可爱的女孩发展他们“命中注定”的情缘,这些事情他最热衷也最拿手。

被她不会死的状况困扰了太久,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这个事实。他现在应该欣喜,或者松口气才对。

所以他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自己不愿意。

不愿意放弃她。可能是觉得她还是醒着更好,可能是希望能等到她醒来。他为自己的想法改变感到奇怪,干脆就全部怪这个命中注定之人太与众不同。她醒着的时候比她彻底静下来的日子更让自己快乐,起码现在看来是这样的。无声无息的躯体确实让他如往常一样感到兴奋,但他从未如此次一样隐隐有点焦急,明知对于自己来说这该是件幸事。

但他没意识到,说不定这才是“命中注定”的感觉?

于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无意中接受了这个女孩的一切,包括天真、吵闹和孩子气过头。




天已大亮。

想通了,这之后也就合理了。走出竹林。他抱着少女到附近的镇子里,为她买了一口小棺材。无视人们恐惧的目光,他把少女放进棺材里,又抱起棺材回到他栖身的山中,找了一个最美的山洞,安安稳稳地把棺材安置进去。

临走时他吻了吻紧合的棺材盖。命中注定之人哟,你要是梦到小生了啊,别叫叔了。




之后呢?

妖狐离开后,很久很久没有再回来。他有很多事要忙。他一次次将寻找妹妹无果、跑来找他质问的两个哥哥打退,始终没告诉他们她的下落。他像往日一样追求美丽的少女们,珍藏的人偶越来越多。他多次拜访麒麟,一层一层往上走,每次一身伤也不在乎。他看到了无数死亡,善音律的贵族、最强的阴阳师、他身边的少女,乃至曾是永生的占卜师以及他们的转生。




这天。

天气和那天一样晴朗。带着一点灵巧的紫色皮毛的妖狐走进这个他好久没来的山洞。他小心翼翼地推开表面上长满了植物的棺材盖。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俯下身牵起少女垂在身侧的手,引至唇边。在火红的眉心纹和眼妆的衬下,他的眼神温柔。

“醒来吧,我的命中注定之人。”




如果少女醒来了,那这个童话故事就有会个好结局。

FIN.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