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京津沪大三角】华灯下的上/海/滩 C2.


C2.枪

路线拟定的是先到天/津再坐船走水路到上/海。到了天津,赵京问燕晓津要不要回家里去看一下,燕晓津看着一个方向很久,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莫名有些悲伤,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都好多年没回来过了谁知道家还在不在?

路上,赵京习惯到甲板上靠着栏杆想事情。他对姓陈的印象不好,但这个燕晓津倒是有点意思。他把燕晓津叫到甲板上跟他搭起话来。聊了几句他的年纪、家里人,赵京突然问:“会用/枪吗?”燕晓津答道:“会用。”赵京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从腰间拔出/枪递给他:“使着试试。”燕晓津应了一声就接过赵京的枪,拿在手里左右倒腾了一下,“喀啦”一声上了膛,抬手冲着海面上刚准备放一枪,赵京伸手把枪杆压下去,笑道:“你在这儿开枪也不怕出事?”说着指了指船舱里,这一艘客轮上多得是老爷太太。燕晓津抱歉地笑笑,用双手把抢递回去。赵京接过枪,瞥了眼燕晓津略有些失落的表情,叹口气,把枪往他怀里一拍:“给你了。”

燕晓津抱着枪一怔。这个时候手里有枪的才可自保,没想到赵京竟然这么大方的把枪送给他了。他有些无措:“那……那个,军/爷,这我不能收!”赵京笑起来:“没事儿,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使枪小心点。”说罢转身回舱,到船舱门口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警告一样的说了一句:“到了上/海滩就得更小心着了……”

他有这么信任我?燕晓津看着手里的枪,若有所思。

刚到上/海,赵京就特地派人通知了王申海。王申海也特别配合的在第二天晚上就安排了饭/局,他们就到赵京置在上海的府邸里歇息了下来。燕晓津想回陈爷那里去,赵京没让,就在他的府邸里给他安排了个房间。陈爷那边知道这事儿也有了动静,下午燕晓津就收到了陈爷派来的消息,叫他打听一下赵京的口风。他于是蹭到赵京房间旁边,看见房门紧锁着,问管家,管家回道:“副/将刚刚出门去了。”

出门去了?去哪儿了?燕晓津没敢打破砂锅问到底,那管家也一脸无可奉告的意思,他只得硬着头皮回房去。是夜赵京一夜没回,他的手下也如往常一样各做各的事,就像是没有什么异样。还是说他在上/海的时候常常这样彻夜不归?难道是自己多心,他不过是去照顾那些卖笑女的生意?再想下去燕晓津的脸“唰”的一下热了起来,他毕竟还年轻,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他醒过来的时候赵京已经回来。当着他的面燕晓津不敢多嘴,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就抽当儿晃了出去。他在街上晃了半天也没找着陈爷给安排好的眼线,在心里暗骂着准备回去,突然撞见了一个熟脸——他以前见过的,王申海的表哥苏玉箫,还带着两个生脸的女孩。各种奇怪的设想在他脑海里一晃而过,不过他马上回神,趁他们没发现跟了上去。

听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讨论关于王申海的话题。
上次见面之后,苏玉箫始终不放心,于是借着带妹妹出来散心的名义再次来到了上/海,想再找他谈谈。不过他却始终闭门不见,苏玉箫郁闷无比,又不好说什么,心里气结。两个妹妹懂事就拉他出来走走解闷。

苏锡走在前面,苏吴陪着苏玉箫走在后面。她看了苏玉箫一眼,轻声问道:“怎么了,还在为申海的事情担心?”苏玉箫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对他……但是他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了,我不能眼看着他这样。”

苏吴偏过头,眼睛乌亮:“你总是这么爱操心。申海他那么聪明,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苏玉箫皱眉道:“他是足够聪明,可是不只我们上头,共/党肯定也想过打他的主意。那样的话……”

苏吴宽慰他道:“你放心吧,申海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才是最正确的。”

走在前面的苏锡也回过来对苏玉箫说道:“是啊,申海他啊肯定早就有自己的安排了,我们也不用这样瞎操心——”说着突然贴近他们,冷冷地低声道:“后面有人跟。”

苏玉箫听了只是垂下眸轻轻一笑,摸了摸她俩的头,小声说:“没关系,他应该没有恶意。”

而燕晓津的心里像乱麻一样。据他所知的,王申海没有明确表示过自己的党/派,这样无疑让他两头都受到威胁,但他似乎像有什么庇护,并不在意这种威胁。还有这次,明里说的是和赵京抢这笔生意,但他们现在的状态却更像是某种合作……三人很快离开了,他没有继续跟上去。他现在有太多的疑问还没有头绪。

突然肩上一沉,他一惊,下意识地回身一记手刀,不过马上就被人握住。

“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赵京不轻不重地握着燕晓津的手腕,淡淡地看着他。燕晓津很快收回手,悻悻地说道:“没什么……就是出来逛逛……军/爷,怎么了吗有事?”赵京瞥了他一眼,说:“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点了?”燕晓津抬眼一看天色已经渐晚,尴尬的笑笑道:“啊还真没注意……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赵京看着他,突然露出了一个极暧昧的笑容:“拿好你的枪……我们去见王申海。”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