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京津沪大三角】华灯下的上/海滩 C1-2


------------------------------------------------------

北/平。赵京的府邸算得上是素净,也难免让人觉得过于空旷。院子里廊上都是穿着军/装背着/枪的兵,不过看起来都年轻像是些新/兵/蛋/子。要是搁在以前这个年纪的兵估计连/枪都没摸过,现在都是些让人放心的“石狮子”了。燕晓津看那些个士兵一脸不好惹的样子,只好尽力装出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表情请示了一个士兵。马上就下来一个穿马褂的人把他引了上去。

推开门,赵京就坐在办公桌边上看着一本没有封皮的书,也是穿着一身军/装。燕晓津蹭了两步,上前去,赵京只抬了抬眼睛,穿马褂的会意离开,走的时候带上了门。见屋里没别人,燕晓津放开了点,笑道:“军/爷好。您想来就是赵京赵副/将了?”赵京没有说话。燕晓津只得硬着头皮又道:“在下是陈爷派来的……关于那批东西,您……”

赵京合上书,打断他道:“不用管我。你们陈爷是什么意思?”燕晓津一愣,又笑道:“陈爷的意思,还请军/爷您亲自到上/海/滩去一趟。您也知道这事儿最近出了些差错,冒不得太大的险。”

陈爷在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气急败坏,但又拿王申海没办法。不过他也知道王申海没有直接找他要东西是话里有话。正好赵京那边该要联系联系,干脆将计就计把赵京引到上/海,把恩怨直接丢给他们两个人结算。赵京消息也活,自然猜到了陈爷的心思。不过这样一来,都按照赵京的计划走了下去。

他没有马上答话,而是站起身来向燕晓津那边走过去。燕晓津心里一紧,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赵京在他身边岔开了,把书放回燕晓津身边的一个书柜。燕晓津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突然赵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燕晓津没敢耽搁,赶紧回答:“姓燕,叫……晓津。”“燕晓津……”赵京默念了一遍,又问:“你是陈爷的手下?口音听起来像北方人。”燕晓津回答道:“是北方人。家里太苦过不下去,只能到上/海找活路了。”说完又补充道:“原来是天/津的。”赵京转过身看着他:“天/津的……你看起来还很小,就敢做这种掉脑袋的行当?”燕晓津苦笑道:“为了有口饭吃什么做不了啊?”

“……燕晓津,你喜欢跟着你们陈爷做事吗?”

沉默了半晌之后,北京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燕晓津有点措手不及。他斟酌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实话:“不喜欢。”不知道是因为嘲讽还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赵京突然笑了,又问道:“为什么不喜欢?”燕晓津有点局促,思索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军/爷,您就喜欢背着枪/杆替你们上头做事吗?”这回轮到赵京一愣,继而大笑起来。

燕晓津摸不透赵京在笑什么,汗珠从他的额角流下,他开始紧张。

赵京停下来喘了口气,拍了拍燕晓津的肩说:“我们明天就出发。你随我来。”赵京亲自把燕晓津带到客房,给他简单地交代了一点事务,就准备离开。突然燕晓津拉住了他:“军/爷。”赵京停下来,问道:“怎么了?”燕晓津低声道:“军/爷,陈爷这次叫您过去,没安好心。王申海不是好对付的人。您又是干这一行的……”说着瞟了眼他的军装,接着道,“您真的要跟他抢东西?”

这话一出,赵京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他盯着燕晓津看了很久——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在赵京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中算是非常年轻,长得也很清俊,又不想王申海那样聪颖出头。只不过,他的眼睛看起来却很浑浊,或者说是,很深沉。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深沉……

燕晓津也这么盯着赵京。那种神色让赵京心里颇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在面对王申海的时候也会有,但感觉也不像这次。

“没关系。”赵京说着,嘴角挑起一层笑意,“你不用为我担心。”

说完离去。看着赵京的身影越走越远,燕晓津的表情开始变得焦躁。他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最后还是慢慢坐在床头,扶额不语。他突然有点意识到,好像一切事情都在按照赵京的计划进行着。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