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京津沪大三角】华灯下的上/海滩 C0.


一】长文,弃填不定
二】cp京津沪大三角,当成帝魔也好京津也好津沪津也好总之应该不会偏心……吧。
三】非省设
四】写下去很可能走悬疑路线预警,HE或BE不定
五】关于历史常识以及文里涉及的专业知识方面有任何问题欢迎指出,有任何意见建议欢迎来提
六】设定:流/氓头子商人沪、国/民军/官走/私/贩京、黑/帮+国/民/特/务津

七】老坑贴吧首发搬运有删改

------------------------------------------------------

C0.华灯下

灯红酒绿,笙歌快舞。

装饰奢华的洋房和穿着奢/华的人群在充斥着烟味和酒味的氛围中完美的融合并拜倒在以宴会为名义的纸醉金迷下。留声机里放的是当下最流行的舞曲,那些站着或坐着的都是所谓的社会名流。独自一人坐在角落的王申海对此丝毫不感兴趣。他晃晃高脚杯里琥珀色的液体,像是在找一个合适的角度让灯光在液体中晕开,然后缓缓的抿了一口。

他一直觉得,生于乱世不可悲,被人利用也不可悲……真正可悲的是生于乱世被人利用还毫无自觉,就像这些自以为是的老爷太太们,始终都只在自己的股/掌之间翻滚而不自知。想到这里,他有些得意。

他本就是主人。不仅仅是这个地方的,也将会是整个上/海的。

一个下仆急匆匆地赶过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脸色微变,轻轻搁下高脚杯,抛下一屋子的人转身离去。没有人发现他的离开,所有人都沉/醉在自己的欢歌乐语里。

他穿过走廊,转入一间屋子。屋子里没有点灯,显得有些昏暗,但外面各种炫目的灯光透过敞开的窗户和阳台门将屋内映得也有些斑驳的亮色,阳台白色的门帘和星空交织着透出一个明晰的剪影——人影。王申海没有过去,他在屋子中央停住了脚,无言地看着那个人一会儿,突然笑了一笑,侧过身子移开了目光,语气冷淡地说:“租界的房子不至于好看到可以一直站在外面吹冷风。”那人像是踯躅了一下,又像是在观察什么,最终还是挥开门帘走了进来。四周很安静,他的脚步听起来显得沉稳而干脆。走得近了,微弱的反光才勉强摩清他的模样。

王申海没有看他。他只是比了个动作不大的手势:“坐。”

那人没有立刻坐下,他仔细盯着王申海很久,突然开口道:“你最近消瘦了一些,别不是因为我?”熟悉的北平腔调里带着调笑,王申海则更多的听出了试探。他咬/唇,把那一点厌烦压下去,尽量保持语气冷静道:“你来做什么?”那人没有立刻回答,看向了窗外。

不知什么时候燃起了烟火,照亮了这个冰凉与火热完美交融的地方。

站在屋中央的王申海皱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口。那人像是嘲笑般从鼻子里呼出一口气,缓缓拉开步子向外走去。当他擦过王申海身边时突然停下,伸出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向上抬了抬,拇指/蹭过他的嘴/唇,低下头。

他明显感觉到王申海的右手移向腰带处。那里挂了一个皮质枪袋,照旧,里面应该放着他最喜欢的一把左/轮。那人顿了顿,勾起嘴角,偏开脸在王申海的耳/畔轻轻说道:“放弃吧,你不应该跟我争。”说着放开他,离去,那一丝笑意也化开成他眼角的得意。

王申海松了一口气。他靠着桌子,把手从腰间提起来,揉着太阳穴。如果不是因为还没开始的交易,他恨不得一枪打/爆这张他看了就头疼的脸。年轻,城府颇深,他厌恶着这样的存在,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同/性相斥。

当皮鞋跟与地板相互撞击的声音渐渐地消弱于走廊尽头,王申海站起身,走到阳台边,拉开门帘,站在屋子里看着外面的世界。像是某种逃避,虽然他很清楚沉溺于这栋灰白的颇显死气沉沉的奢/靡里也不比外头的世态炎凉好多少,但他也不愿意去沾染同样令人作/呕的外界。夜空中的烟火一波接着一波不曾停歇,好像只把希望绽放在这个租界里。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雪茄,取出一盒洋火擦燃一只。亮色的火焰和雪茄重合,冒出一缕浓郁的烟味。他深吸一口,感受着这种苦涩的味道在唇/齿间萦绕。他长吐出一口烟,看着这个“繁华”的上/海滩。华灯之下,这块土地之上,浪潮翻滚,不知怎样的情/仇流转交织。

这里的视野很好。他想,遗憾的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宴会中心。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