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THE ROAD SO FAR【Ⅰ】

第一章 卡兰


欧石楠小城,是卡兰地区最繁华的地方。

 

卡兰地区是魔族的聚居地。魔族这种注重享受的种族,他们没有完整的法律,他们有着自己的秩序——只服从比自己强大的东西。“带血的长剑”是它们的图腾,这个属于天空的种族却是最血腥、残忍的一族,欲望和暴力是这个种族生存的根基。天生拥有强大力量与残暴的性格,另外七个种族自然会对他们敬而远之。

 

“所以说那些只把神明当做自己的信仰的弱小生物根本没有资格来畏惧我们。昨天我捉住了两个矮人,瞧瞧他们怯懦又惹人厌的矮小模样!都是自以为是又毫无实力的东西……所谓怨恨的力量不也只是让他们骂个一两句在跪下求饶么?哈……”红色短发的魔族在酿酒屋里举着杯子侃侃而谈,似乎连杯里紫色的醇香液体也染上了嘲讽的味道。他的周围了一堆带着酒气嬉笑着的其他魔族。趾高气昂并不是它们的天性,但多年来的演变让他们对其他种族都蒙上了一层鄙夷,特别是矮人和人,他们最为不屑。

 

红头发的魔族抿了一口液体,又冷笑着说:“他们就只配做我们的食物而已。”这话让四周的魔族都笑着附和起来,笑声里还裹挟着不可一世的傲慢。不过很快他们就渐渐安静了下来,从酿酒屋门后面落下一个身影,向他们走来。红头发的脸色变了。

 

深金色头发的Alonzo收起翅膀,踏着轻松的步子靠近被一群人围成一堆的红头发魔族,不过他似乎没有听见红头发说了些什么。他拨开人群凑近去,撑着木制椅子背,说:“看起来你马上就又要出任务了,Hurricane?怎么,今天是去救哪家美人还是帮哪个贵族找他们丢失的小东西?”四周顿时一片哄笑,被调侃的的赫利凯恩恶狠狠地皱起眉头瞪了他一眼,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只得扔下杯子,暗自骂着走了出去。

 

没有人在意Hurricane的离开,Alonzo用鼻子发出带着得意的冷哼。

 

他微微仰起头,心安理得地靠着桌子享受着酿酒屋里年轻魔族们的注视。直到酿酒屋的主人GiGi小姐出现。如果你去向她询问你会发现她是个多么谦逊可爱的小姐然而全场的注视还是停留在了她身上——有的时候太过光彩夺目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特别是对于希望自己尽量少引起关注的GiGi小姐。她尴尬的笑了笑,又朝着Alonzo点点头,她希望Alonzo会知道不是自己刻意去抢他的风头的毕竟谁也不想惹恼这个深浅未知的魔族小伙子,那样做的后果也是未知的。

 

万幸的是Alonzo并不介意,他看起来心情愉悦,他甚至笑着对GiGi小姐放了个电……哦天哪他真是不一样,GiGi小姐诧异地想,像魔族这么高傲的种族中竟然还有人能容许他人夺去原本属于自己荣誉?用人族的话来说就简直像是个绅士一样。GiGi小姐突然很想了解一下这个年轻的魔族但盘算很久又开不了口。

 

但她根本不用如此纠结因为Alonzo已经“不请自来”了:“啊我亲爱的小姐你可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说着牵起她的手用唇轻轻地点了点,“您真算得上是卡兰地区最美的小姐了。”“你很会说话。”GiGi小姐被他的话惹笑了,但她这位欧石楠小城最年长的女性是不会轻易接受这种奉承的,“但是这种话不该对我说,你知道,以我的年龄都可以做你的曾祖母了。”虽然这话从这位驻颜有术的小姐嘴里说出来听着很奇怪,不过对于通常拥有很长寿命和长葆青春的魔族来说也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向您如此漂亮的蓝眼睛发誓,我高贵的小姐,您看起来就像一个刚刚成年的魔族女性。”Alonzo也笑了,他眯起深绿色的眼睛笑着说,“亚麻色的长卷发和少女般清纯的面庞,您是我喜欢的类型。”前半句不假。GiGi小姐温和地笑道:“是吗?你上周也对一个淡色头发的性感女孩儿说过这话。还是在那个位子上。”说着顺手一指。

 

周围一群哄笑,Alonzo脸一红,不过马上恢复。他说:“哦,当然每周都是有不同的。”GiGi小姐耸肩:“我不用管这些。不过……如果你再不出发的话可能你的赏金任务就完不成了。”说着扔过去一张任务单,上面明明白白的标着Alonzo Mosely.“哦好吧,该死,”Alonzo遗憾地看了一眼任务单,“那我该走了,真可惜还行多陪陪你呢,甜心。”

 

GiGi小姐冷下来的脸看起来就像魔王城门口的那座白龙石雕:“如果你执意要这么称呼我的话,我也只能把你做成肉饼了,Alonzo Mosely.”漂亮的女孩生气起来都会很可怕,Alonzo当然深知这一点更何况GiGi小姐一副看起来要发怒的样子活像饿了三天的精灵族。他小心翼翼地赔着笑:“你不喜欢这个称呼吗那太抱歉了,哦我的意思是……再见,小姐!”说罢跑出酿酒屋展翅飞走了。

 

GiGi真是个有个性的小姐,Alonzo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瞎想着,有哪个女孩儿不喜欢甜言蜜语呢?就该让这些不解风情的、哦不,咳咳是不苟言笑的老小姐们全部都换上可爱少女的心脏。Alonzo的原则是绝对不会咒骂女孩子,特别是像GiGi小姐那样漂亮的女孩子虽然她并不愿意搭理他的搭讪游戏。即使她对于他来说更像个挑战,可是——还是让严肃刻板都见鬼去吧!他转了个圈想道。

 

几天任务单上的任务是什么?他第一次抖开昨天领来的单子看看,杀死望天森林里的一窝弯角牛?哦,主啊。Alonzo简直想骂人了,这么蠢任务竟然出了如此高的赏金,结果就坑了(像他自己)这些只能看见赏金数目而没有权利看到任务到底是什么的平民。想那个时候自己还兴高采烈地拉着弟弟一起抢着当屠夫?

 

罪过,罪过!

 

望天森林在卡兰地区的西南角,当Alonzo有些吃力地飞到地方时天都要黑了。他在望天森林上方盘旋了一会,一眼看到自己亲爱的弟弟正在跟一头弯角牛打斗,看样子这是最后一只。双人任务万岁!Alonzo简直要在心里为弟弟唱一首颂歌。但当然现在并不是唱颂歌的时候,不然可能弟弟会一怒之下跟自己分家。

 

他在空中晃了两下,挥手放下一道落雷,准确无误的劈中了弯角牛,那牛踉踉跄跄了两下就倒地死了,弟弟Samuel抬头瞥了他一眼,又面无表情低下头割下弯角牛的两只角,这是证明他们杀死了一只弯角牛的凭证。Alonzo降落下来讪笑道:“嘿Sammy,这次又辛苦你了。”Samuel头也不抬:“Lory还是Lilian?”“……什么?”“嗯?难道是Mona?她不是扬言要和你绝交?”Samuel淡淡地说。

 

Alonzo无奈地笑笑:“不对。这次可没有对她们那么顺利。”Samuel皱眉,迟疑了一下道:“……GiGi小姐?”“对了!”Alonzo笑道,“真是个严格的小姐呢。”“对你来说还真是‘年龄不是障碍’啊。”Samuel挖苦的说。Alonzo丝毫不介意:“没关系吧规定不是只要是成年了的魔族都可以道厄洛斯河畔约会了吗?还是说Sammy你太害羞了没有小可爱去找你所以嫉妒我了?”

 

“……Alonzo.”Samuel语气不好地说到,“滚你那操蛋的‘小可爱’,你现在把所有牛角给我送回去。”“所有?!”Alonzo大惊失色,“这么多?你不帮我分担一下吗喂兄弟你怎么走远了?!”

 

“——如果你今天晚上还想吃饭的话。”走远的Samuel又决绝地补了一句,彻底戳灭了Alonzo的希望。

 

Alonzo搬着一堆牛角、哦那该死的牛角该死的制度!唯独除了自己疼爱的弟弟,他在路上把所有与这次任务有关的骂了个遍。牛角太多太沉他飞不起来,只能愤愤的扑腾两下翅膀,郁闷地步行。走了半天还没出森林。走着走着,他感觉自己踢到了什么东西。是因为太少在森林里走路才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吗?抱着一堆牛角也看不清,他干脆多踢了两下也就当泄泄愤。

 

“喂。难道你受的教育就是别长眼睛也别长脑子?”所以当底下那个声音冒出来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

 

既然踢到了人,就不能不关心了——谁知到这家伙是不是比我厉害要是他一抬手就轰了我怎么办谁去照顾塞米啊!抱着如此的想法,Alonzo丢下那堆牛角低头一看,一个黑发的少年蹲在地下,一脸不满地瞪着居高临下的Alonzo.

 

虽然这个表情很恶心,但是这孩子长得真是可爱。

 

魔族总是随性的,于是Alonzo也蹲下来,本来打算捏捏他的脸,一眼瞟到他的耳朵,圆润的,并不是尖耳。似乎是个人族?Alonzo想着,还是伸手捏了。少年往后一躲,又像抽筋了一样蹲下来。Alonzo这才注意到少年的腿受伤了。“怎么伤的,人族?”听到人族两个字,少年表情很奇怪地皱了一下眉头,又立刻还道:“对于你们来说这不重要,怎么……吃……才重要一些吧,魔族?”

 

看着少年并不太健谈却要装作凶狠的样子,Alonzo在心里笑笑,伸手为少年的腿下了一层“治愈”,他的伤开始慢慢愈合。少年一愣,Alonzo淡淡地说道:“没办法确保自己的安全就别往魔族的领地闯,更别没事往森林里跑,人族。”他看着少年蓝色的眸子,眼里带着戒备和惊愕。Alonzo并不是很生气,他继续说道:“那些魔族,他们会吃了你,但你要庆幸你遇到了我——回去之后最好感谢一下你们的神,我是不吃人族的。”

 

少年抿唇不语,好像过了很久才开口:“为什么?”

 

Alonzo看了他一眼:“这个啊……因为我觉得,图腾的地位是一致的,所以没有哪个种族就是低劣的或者高贵的。魔族足够强大却很多时候过于好战;人族的身体脆弱但是努力地寻求生活的机会;矮人身材矮小但却利用这一点在丛林里生存;精灵族则可以巧妙地与丛林融合;兽族狂暴却遵循天性原始的生活;巨人族选择了属于他们的合适领地;天族……”说到这里Alonzo顿了一下,天族一直都与魔族敌对,他们无论从信仰还是等级秩序都相抵触,这两个属于天空的最强大的种族总是不断地发生战争。天族都是愚蠢的,这是每个魔族接受的最早的教育。但是……

 

少年漂亮的蓝色眼睛里闪过一点光,不过很快被他压了下去,Alonzo没有注意到。

 

“天族生性高傲,但他们有这样高傲的资本。”Alonzo于是选了个择中的说法,少年眼里的光又泛起了一点。不过说到这里,他没有继续下去了。少年刚想问:“亡灵呢?”却见Alonzo的脸色变了。少年知道现在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时候。

 

“……我叫Clarence Novak.”

 

“Alonzo Mosely.”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