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店板桥

得了叫做“吃冷cp饿死”的病

网游没人带果然不敢随便入坑

终于收到了!!!太太是瑰宝!!!
激动返图,全程豹哭
-为了拯救失足老哥(?)毅然献身的黑衣,天哪这个暴娇兄控怎么这么可爱
-厌世脸我可以笑一年(ni
-梳着良家妇女头的暴躁老哥一夜输今天依旧很稳
-你侯娘依旧是你侯娘
-你傲杯依旧是你傲杯(某种意义上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意琦行是剑秀不是剑素吧?
是一剑封馋还是一剑封扇啊??
奇罗生还是起罗生???
小学没读好,多音字好烦啊

这大概是……德风古道女子天团√

离经是一队leader,一队战绩好人气高的可以升到二队,皇儒二队leader
原来的演唱担当圣司带回了舞蹈担当无端,后来为了无端腿受伤上不了台,于是离经请回游历在外的实力唱将云忘归
无端找到实力舞者斩获,后来二人一起升到二队;御均衡小姐姐和二队的小哥哥映霜清开启恋爱模式,后来也升到了二队

↑什么乱七八糟的脑洞
这才发现云忘归脑袋边上的盘子不是发饰是头发啊???这骚气的发型(目瞪口呆

放弃研究捷哥发型,公子开明了解一下?
捷山大法好
诸君!我喜欢这个叫方锦山的男孩纸!

心路历程
这表真有趣诶,但是找不到原po啦……希望原po看到来认领一下(。・ω・。)ノ♡

【岁罗】不偕行(加长车,全国一卷作文梗

你说我写作文的时候咋没这灵感。

    *全国一卷高考作文梗,写信给未来的青年
   
    *7000+大长车
   
    *车里带刀,我骄傲。
   
    *太岁x怀铅
   
    *剧情修改,太岁是刚带小田螺来苦境,田螺身体未消失时期,怀铅距离被阎王吃掉还有很久很久√

————————正文————————

怀铅整理旧物时,发现了一张泛黄的书信。展纸欲读,忽然奇光迸射,他未及反应,晕倒在地。
   
    醒来时清风悠悠,天光和煦,左右一瞧果然已不在原处。不知距离昏迷已经过去了多久,怀铅抬起手,拂过脸上的花瓣——白色而细碎的,不是他喜爱的白梅花。
   
    他又甩开手,花瓣被掷到别处,力道之下白色柔瓣边缘处有一块被撕碎。
   
    他站起身。不远处有一幢草屋,普通如同苦境其他任何一座草屋。他四周无人,不知被带来此处有何用意,于是他向草屋走去,希望能找到人迹,从而获悉此处是何处。
   
    脚步声,衣料摩擦声,掌中佛珠轻轻磕碰声,都很淡很淡,似乎在配合周遭安然景色。
   
    草屋门未掩。怀铅于门边停步,不知是否该先敲门或前开口询问。踌躇间偶然借门缝处瞟到内里,竟瞬间呆滞,脑内一片混乱。
   
   
   
   
    他只看见一桌一凳和桌前埋头写着什么的人,那人淡褐色的长发夹杂着些许白色发丝自然虬曲着垂于脑后,白色披风黑色衣袖,一切一切,都是痛心的熟悉。
   
    伫立良久沉默良久,他不敢进亦不敢退。眼眶不见潮湿心头却已酸涩难解,怀铅的手几次放在门上又垂下。玈人的声音虽还似当年的清朗,但望着自己心心念念难以割舍的他,怀铅却一言难发。他只是站在门边就着这一丝视线的通道默默地看着。
   
    他看了很久,久到那几瓣被他扔出去的花瓣不自然地飘飞着回到原位,破损的部分也渐渐愈合。
   
    但他没注意,他只是看啊看啊,一直看到太阳西下。他看着一只白色小蝴蝶从窗外飞到那人肩头,停歇了一会儿之后又飞起来,这次落在自己肩头。他看着落在地上的光斑逐渐东移也逐渐暗淡。他看着那人停下笔,却没转身,只是抬起头,仿佛思索着什么。
   
    天色越来越暗了,再这样下去就要看不见了。怀铅突然心潮翻涌。一步,一步,他走了进去。一步,一步,他感觉到那人身上因警惕而生的防备之意随着自己的脚步而升腾。一步,又一步,他终于靠近了,在那人开口或回身之前,他弯下腰,从背后抱住了他。
   
   
   
   
    説太岁自觉写得太投入,竟然听到脚步声才发现身后有人在靠近。但这人身上没有杀意,也没有匆忙,反而带着一种小心翼翼。想要做什么?太岁想,若是路过的人,为何不开口。但他心中竟未生驱赶之意,他准备先开口了。可那人却——抱住了他。
   
    他感到那人贴在自己背后的脸,和似乎动了动的嘴唇。他在说什么?想着,太岁动作不大地挣开那人,回过头,却撞上了一双情绪翻涌的眼睛。
   
   “太岁……”这两个字像是从那人的喉咙中挣扎出来的。其中饱含的意味浓重到他一时分解不开。
   
     明明是陌生的脸,陌生的声音。太岁想。如果是了解太岁的人会发现,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这时候他的面色竟非常的柔和。
   
    那人又颤抖着握住他的手。青年的双手很干净,不像是常年习武之人,而手腕上缠着的佛珠,也和他身上佛气相合。那人的气息让太岁舒服,不知是佛的,或是他的。
   
    两对绿眼睛颇不平静地对视。浅绿色的带着疑惑和不断消减的淡漠,深绿色的含着无限眷恋与不真实。那人几度张嘴又和,最终像是情感崩溃般地唤他:
   
    “——师父啊!”
   
    这声音像眼泪一样从怀铅滑向太岁。太岁像是受了这声呼唤的诱惑,抬起那只被怀铅握着的手,摸上了怀铅的鬓角。
   
   
   
   
    我何时有过这个徒弟?说太岁想,自己唯一的徒儿,那个才刚到自己腰际的男孩,现在被他寄在村口的郎中家里。太岁自己独自进这山里替村子解决兽患来换取郎中的一些珍贵药材,偶然发现了这个屋子。趁孩子不在身边的机会,他打算给孩子写点东西。是写给——如果会的话——日后独立的小皇子的。太岁刚在想,这时候他怕是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吧;如果有一天,他不再这样留在原地等待自己了,这也是自己能高兴接受的结果吗?
   
    但怀铅的呼唤让他心安。真的是吗?他有个声音在心里告诉自己,是的是的。不然这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你的这种感触是什么?
   
    但太岁在抗拒。这是个独自一人的孩子,是他的天罗子吗?他想着将小鹰推出自己的羽翼,但又念着这孩子依赖自己的时候乖巧可爱的温暖触感。他既然该为他感到骄傲,理应不该心疼。眼前的怀铅除去眼神,都与自己纸上所写、心中所想大致无二。但是,那个眼神……
   
    説太岁说:“天罗子。”
   
    怀铅猛地低下头。天罗子!不在乎在任何人眼里是何模样的玈人怀铅,却只想做师父的天罗子。一个在失去师父之后被自己深藏在心湖之下的天罗子。
   
    天罗子深吸一口气。他不知这是做梦还是多年盼望的回光返照。此刻他也不想在乎这些了。他一咬牙,扑到太岁怀里。
   
    思念久了,最终会酿出苦涩的花朵。这种花从天罗子的心口一路开放,开到面颊,开到四肢,开到腰肢,开到浑身上下。

——————车——————

https://m.weibo.cn/5622259160/4249881138602983

——————车——————

说太岁已将自己简单处理完毕,他转身问已经直起身坐着发呆的天罗子要帮忙处理吗?天罗子空着眼神摇摇头,不知在想什么。
   
   
   
   
    看着太岁走出草屋为他寻水,天罗子忘情地伏在混乱的床铺上。现在的自己,身体里,身体上,全都是师父的痕迹。可不可以算作,自己已经是师父的人了?他又抬头望向窗外,夜色已深,弯月明亮。太岁的气息,话语,音容笑貌,好像和这个世界融为一体。
   
    这个于他而言,陌生的世界。
   
    爱着太岁、依赖着太岁的,是太岁的天罗子;而爱着太岁、却只能怀念着太岁的,是怀铅。不是那个对未来充满着希望的流落在苦境的森狱皇子,而是个无根的玈人,迎接着而又躲避着天命,上有佛海,下有森狱。
   
    这是何处?
   
    不是我处。
   
    我的归处呢?
   
    我的师父呢?
   
   
   
   
    太岁走在山路上,热意从皮肤上消散,却又深入了心底。
   
    他又开始困惑了。那个孩子是他的徒弟吗?无论如何仔细回想容貌,都只是陌生人。而自己的小皇子可能还在郎中家打瞌睡。但身体的契合和心意的相通不会骗人。透过他的眼神,太岁知道他爱着自己。
   
    但若那真是天罗子,那……他想到属于自己的小小的孩子,心里咯噔一下。紧张,惊慌,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情绪一下子涌进心头。今天真是破了他这么多年的冷静,久久久久,他心思难平。
   
   
   
   
    又是清风悠悠拂过。景色渐渐轮转,撕裂又愈合,情形宛如那于怀铅手中惨遭厄运的小白花瓣,分分絮絮,弥合得无痕。
   
    太岁的惊慌,怀铅的痛苦,也都被撕碎,丢入了两个时空。
   
   
   
   
    怀铅睁开眼,入目还是熟悉的地点。四周光影不变,旧物依旧堆散。他手里泛黄的纸张还捏在他指间,微微颤抖。怀铅站着,身上干净爽利,心上一丝情欲也无。清爽一如那恍惚经历的初始,和煦的天光。
   
    他懊恼地想,为何我没有看看师傅写了什么。又一拍脑袋,怕不我手里就是这一张?他仔细地阅读起来。
   
    字字淡漠,只有这个读信的人看出了其中温柔。句句劝其向善,行行教其坚强。若没有了依靠,你也该如何如何走下去。
   
    “吾之天罗子,江湖路险,岁月深重。一别,勿忘珍重。”
   
    仿佛看见了师父在摸着他的头教导道,我的徒儿不是这么不知坚韧的人。但怀铅不争气。他捂着脸,内心撕声痛哭。
   
   
  
   

吹爆先秋太太笔下的羽仔!!!

【剑宿澡雪】迹君说人群之中发髻最高的才是我爹

我大概既有病吧

但我就想看剑宿带孩子最后带出俩孩子这种xxx

脑洞朝着不可知的方向发展啦!

短打

——————————————————————


那天,意琦行摸着澡雪嫩生生的小圆脸良久,思索着什么。


在指月山瀑,意琦行习惯散发,就像他现在这样,任夹杂着蓝色的长发洒在背后,有时席地而坐,澡雪就会跑过来钻在他的长发里,看起来特别开心。

自从这里来了澡雪,他也渐渐忙了起来。虽然澡雪很懂事,但要把习惯调整得与大剑宿的日常一致还是很麻烦的,意琦行少不了一一帮他。这样一来每天早上起来束发的习惯就显得有些累人了。

初时,澡雪对他的发髻很上心,每天一大早起来拿着把小梳子要替他梳头编发。可惜孩子手法实在算不上高明,要折腾一早上不说,梳起来的发髻总是松松散散不成形状。澡雪又要琢磨,渐渐地还熬出了黑眼圈。意琦行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心疼,又不好拂了澡雪的热情,就开始慢慢晚些醒来,说今天来不及就不束发了吧。时间一久他这束发的习惯也索性完全搁了下来。

想他当初在战云界时,本来就没有束发的习惯。来了苦境要适应当地风物,便梳了一头高发髻。叫唤渊薮地势高绝气候偏凉,但也有寒暑之分,束起头发也免得天热糊得难受。现在呆在指月山瀑,一人索居或者和澡雪共处,似乎都不必太在乎服饰齐整。

而且慢慢地他发现如今早上起床时居然渐渐对束发失去了兴趣。他想起当初在七修之时一留衣向他抱怨坏习惯的养成快如体重的飙升,心痛地暗道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哪。

于是,伟大的剑宿暗自动了小心思。



不过把小心思付诸实践之前,他没有忘记自己过去说过的某些话。他在内心挣扎了很久,包括现在捏着澡雪小脸的时候,也在与过去的自己做着艰苦的抗争。

澡雪不明所以,抱着与他身型明显不相符的意琦行的拂尘,被捏得口齿不清地叫了一声:“剑宿?”

意琦行没理他,他仔细的观察了澡雪的个头,又忖度了一下自己的,终于下定了决心。嗯,他想,应该无碍。

手头的力道也随心头重了起来,疼得澡雪直喊。

“咿呀呀呀呀呀呀剑宿手下留情啊疼!”




第二天。

澡雪从门边探出头,想着自从剑宿不束发之后就没起过这么早啊。不明白地看着屋里,他小心翼翼地喊了声:“剑——”

第二个字还没出口,一个人影就闪到了他眼前。

眼前人束冠留髻,还留了两绺刘海从额角垂倒腰间。一身陌生的褐白衣衫,但偏偏这张脸和神色又熟悉的很。

“——宿???”

澡雪沉默了。




——哈?道长你谁啊?

——说你为什么要变出我家剑宿的脸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不是辣个单纯不做作会花两个时辰梳头编头发的意琦行了!

——听说两点蓝钻和高发髻才更配哦?

——不过道士样和拂尘更配但那这样一来我就不好意思再拿着你的拂尘了呀!

——原来昨天是这个意思吗你居然一天就把造型换好了这身衣服是偷偷准备了多久啊?

——等等我怎么有点难过感觉我未来的某样数值没有希望了来的?

——你居然给春秋阙用剑袋春秋同意了吗?

——嘤嘤嘤我也想要好看的剑袋!




总之他心情复杂,也把复杂的心情充分表现在了表情上。没想到这个浓眉大眼的剑宿还装作耿直的样子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还是练剑去吧。”嗯练剑练剑,心系于剑便可忘乎形了嗯嗯。




不过这个风波其实很快就平息了,意琦行自然看出了澡雪的惊诧。幸好他在换发型的时候预先剪下了一把头发给澡雪做了个符合他体型的小拂尘。澡雪自然很开心,好像也没把他一言不合换造型的事放在心上了。




其实,澡雪一直有句话没说出口。



——新造型还真好看嘿嘿嘿嘿。


————————————————————————



某一晚上,大剑宿做了一个梦。





梦里两米二的澡雪带着青年人英俊逼人的微笑,温柔的叫了一声“我的剑宿”。

新造型的意琦行自己则僵着脖子抬起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仰视着他。




——他吓醒了。




捏着被子抹了一头冷汗,他悄悄来到澡雪床前,小男孩安稳地睡着,

嗯,没关系的意琦行。没有过顶,以后也不会的!没错!!!




(澡雪:我家大人好像在阻止我长高,怎么办在线等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