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兄

银护2repo

和大多数人一样,被勇度爸爸感动得死去活来
本来以为他的flag能摘了,等一看到决战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完了。
爱蓝爸爸的颜色!

佐伊女神越长越美!!!!!!!!!!!
我的佐伊女神!!!!!!!!
发色好看!!!!!!!身材要爆炸!!!!!!!!

然而虽然黄段子一堆,但星爵卡莫拉依旧没有实捶进展。
你俩赶紧开始秀恩爱好吗我都有点不习惯。
急。

其实那个金光闪闪星球人还蛮好看的

知道groot还是范迪赛尔的时候有点震惊
在看到彩蛋里星爵也能听懂树崽儿说啥了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这次连怪里怪气的新星军团也没了,就提了一句?
我这辈子还能在大荧幕上看到理查德莱德不?

啥???观察者?
啥???天神组?
啥???斯坦李?
哦,最后一个倒不是很惊讶。
只不过这样下去创世五大神都出来我都不惊讶。
不知道无限战争星狐啥的塞恩啥的能不能出场

小助手的午间会谈【2】

小助手的午间会谈【2】

 

 

 

Dick:当美国队长的感觉如何?

Bucky:如果是合法的话我会更开心。不过其实我那时候根本没心情想这些。

Dick:我做蝙蝠侠那会儿也是。

Bucky:不过你还有了你自己的助手。

Dick:Damian是个好孩子。你没找助手,对吧?

Bucky:我不需要。我有Natalia。

Dick:不是听说有个女孩子对这个很感兴趣?

Bucky:Rikki?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妹妹做这么危险的事。

Dick:桃花运?

Bucky:人形自走炮有立场说我?

 

 

 

Dick:你该见见Jason。

Bucky:怎么?

Dick:感觉你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比如你们都喜欢枪械。

Bucky:免了。我对小鸟们不感兴趣。

Dick:啊哈。

Bucky:哦,只对一只感兴趣。蓝鸟。

Dick:我把这话当夸奖了。

 

 

Bucky: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

Dick:什么?

Bucky:我被从大西洋里捞出来之后,似乎长高了。

Dick:有什么不对。

Bucky:可Brubaker说我是二十岁掉下去的。我为什么还会长高?

Dick:大概和蝙蝠侠的耳朵长度一样,别在意这个设定了。

Bucky:为什么明明看起来长高了但数值还是这么低?

Dick:别太在意。顺便你比我矮了哈哈哈哈。

Bucky:别以为我忘了你之前的身高,小矮个儿。

Dick:老战士不提当年勇。

 

 

 

Bucky:我觉着我还是最喜欢黑色。制服的颜色太显眼了只会容易暴露自己。

Dick:这是曾经把三分之二个国旗穿在身上的人的话啊。

Bucky:所以一旦我需要把整个国旗穿身上的时候就做了改动。

Dick:不那么鲜艳的美国队长。我喜欢。

Bucky:你似乎有过红色和蓝色两种夜翼制服。你更喜欢哪个?

Dick:说实话,蓝色。我估计红色的那段时间是为了在家里显得不太突出吧。

Bucky:嗯,我也喜欢你穿蓝色。红色太像战戟了。

Dick:谁?

 

 

Dick:说起来灯侠的制服是可以改变的吗?我是说,如果不是绿色那真的挺好看的。

Bucky:你不喜欢绿色?哦可感觉你们那边很多人都喜欢。

Dick:绿色也不是不行,最好还是别发光。

Bucky:比起新星的制服,灯侠们的确实要好看一些。这大概是没有统一制服制度的好处。

Dick:还好罗宾们没有统一制服制度。

Bucky:你这是在隐隐地表达对小短裤的不满吗?你刚说要我见得那个不是也穿过你那种款式的制服。

Dick:那是大概他的黑历史。Tim没有穿是明智的。

 

 

 

Dick:Jimmy,你看起来像是会羡慕其他人的制服的样子。

Bucky:何以见得?

Dick:你这就是普通的特工装嘛……没有哪个特工组织舍得给手下配漂亮制服的。(小声)我是在暗喻诛网。

Bucky:反正我不羡慕金刚狼和鹰眼。

Dick:那就是说有羡慕别的。

Bucky:起码在复仇者里,没人的制服比Simon和Carol更帅了。我是说惊奇女士Carol。之前我倒是非常喜欢米字旗的制服。

Dick:我还以为你会执着于黑色。

Bucky:我会。比如蝙蝠侠的制服。简直太棒了!

Dick:相信我等你穿上那身的时候就不会这么想了。

Bucky:真心话呢?

Dick:但是现在事后回想……确实很酷,特别是穿在Bruce身上简直挑不出毛病,和身材和动作都搭配得非常完美。

Bucky:……还记得我们在夸的是制服吗?

 

 

tttbbbccc

 

-----------------------------------------------------------------------

 

想看两个吐槽役花样槽梗。

总有一天会发展成花样夸导师……


小助手的午间会谈【1】

小助手的午间会谈【1】

 

 

 

Bucky:说起来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Dick:理论上来说……七十多年吧。

Bucky:……真开心你没有老。

Dick:我们只会长大不会变老,没错。

Bucky:已经完全无视物理时间了是吧。

Dick:我知道,向美国队长的制服审美一样。

Bucky:你在暗示什么吗?想让我夸你制服好看?

Dick:想多了。夸的人够多了,不差你一个。

Bucky:行了(笑),确实挺好看的。

Dick:我希望你不止是在夸和你同款的多米诺面具。

Bucky:我说屁股

Dick:多谢了!!!

 

 

 

Bucky:做蝙蝠侠的助手感觉如何?

Dick:你不也做过吗?

Bucky:哦,七十年前还挺和蔼的吧。但最近看他凶了很多。怎么,黑色比蓝色要抑制微笑神经吗?

Dick:我很开心我拥有了他那么久的蓝色的岁月。

Bucky:难道这就是队长那么温柔的原因吗?!

 

 

 

Dick:Bruce虽然看着阴暗了一点,但还是很温柔的。

Bucky:我打赌这个世界上会这么说的不超过五个人。

Dick:你看我也不像是被压迫长大的。

Bucky:你大概不需要我提醒你你是被蓝披风包着长大的而不是黑色。

Dick:我还能长大正是代表了Bruce的成功。

Bucky:……你别把养孩子当成小学生养金鱼似的。

Dick:不,韦恩家真的非常凶险。

Bucky:我猜你接下来想说哥谭大地图上怪还刷不完。你该庆幸你还没投胎到新手村。

Dick:因为我一直在成长!蝙蝠侠那时候也在保护我。

Bucky:不得不承认你的成长很成功。

Dick:我也不能老是让Bruce担心。

 

 

 

Bucky:队长的温柔在表面上真好。

Dick:哦。我还记得你和他一起敬军礼的样子,很滑稽

Bucky:我滑稽?还是他滑稽?

Dick:看看你们的情侣配色制服你就知道了。

Bucky:你是在嫉妒我和队长可以穿情侣配色的制服,而你和蝙蝠侠的制服乍一看就像两个世界来的。

Dick:我可不是蝙蝠,没必要穿成那样子。而且那鲜艳的衣服是要——

Bucky:得了吧,小鸟。那怎么解释短裤?“神奇小子的青春活力”?

Dick:所以审美这东西会随着时代改变啊!还是你的红秋裤就好到哪里去?

Bucky:……行了停战吧,紧身衣

Dick:承让了,姐姐头

 

 

 

Dick:那“Bucky”就是你的代号?

Bucky:算是吧。

Dick:多特别的名字。难道你之前军营认识你的人不会认出来?

Bucky:我不知道。不过被说“那个美国队长的助手和你同名儿”还真是挺尴尬的。

Dick:你没想过起个有代表性点的代号?不是名字那种。

Bucky:没机会了。这点上我还是蛮羡慕你的。

Dick:羡慕罗宾还是夜翼?

Bucky:全部。

Dick:“Bucky”这个代号继承下去确实有点奇怪。

Bucky:对了,你知道我的名字吗?不是说姓,是说大名。

Dick:……

Bucky:……你太让我失望了Richard

 

 

 

Dick:从今以后我都要叫你Jimmy

Bucky:拜托了,别。你和我父亲一点也不像。

 

tttbbbccc


---------------------------


漫画向没脑子吐槽向全部都是补漫的脑洞槽槽槽槽爆了……

Sidekicks友情向,不知该不该打小助手组的签,还是打上吧,占错了就删

走向大概是brucedick盾冬



记梗/关于YA和YJ

占tag致歉

一个crossover设定……?

少正的大伙儿集体潜入一个咖啡厅兼职埋伏一个反派,任务做一半好不容易获得了反派出现的消息,不巧正好当天少复的大伙儿集体翘课(?到该咖啡厅碰头商量怎么混过家长们的对策 案发反派搞事的时候YJ亮身份疏散路人的时候硬是有一帮不怕死的不肯走啊!虽然帮着疏散群众还帮忙打了怪,但毕竟是从不知道哪里来的编外人员来着?
对不起咱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编制。

YA用v1八人设定,YJ第二季全员,私设此时二少复活红桶已上线/超想带凯尔完全塞不进去。

cp大概是jaydick+kontim+bluepulse+wally/artemis
billyteddy+eli/Kate+ironlad→cassie←vision

心疼Tommy/全lof都萌TedBilly?!?!billyteddy冷到哭?!?!还好外站上粮rou很多

自设变种人三十题

1.觉醒前对能力的幻想 
 
2.能力觉醒 
 
3.我不是怪物 
 
4.能力的日常运用 
 
5.听说过泽维尔天才少年学院吗 
 
6.与变种人们相处 
 
7.第一节课 
 
8.最喜欢X教授了 
 
9.泽维尔校园名人 
 
10.校内处处有危险 
 
11.毕业季 
 
12.听说过X战警吗 
 
13.第一次任务 
 
14.危境训练室 
 
15.与非变种人相处 
 
16.重伤后的担忧与责备 
 
17.生离死别 
 
18.与复仇者的合作 
 
19.万磁王 
 
20.黑鸟的维修与保养 
 
21.变种人至上主/义 
 
22.能力失控 
 
23.能力消失 
 
24.心灵感应者的优越性 
 
25.一天不使用能力 
 
26.基诺沙 
 
27.哨兵机器人 
 
28.关于后代的猜想 
 
29.Cyclops is right
 
30.变种且自豪 
 
-------------------------------------- 
虽说撸了题却没时间写…… 
有想写的太太可以写一写试试看w

【狐跳】妖狐的童话故事.一发FIN

妖狐的童话故事
-妖狐跳妹
-短
-正剧向
-开放结局

---------------------------------------------




妖狐的面具顶着平安京的月亮,扇子别在腰间像西洋剑。

他稳稳地拖着怀里的小少女,面具下的眼睛温柔地将目光覆盖在她的脸上,就像覆盖在她脸上的月光一样。




夜晚。

颤抖着的竹林在他们两侧向后走去。

少女柔软的粉色长发垂在脑后,不时拂弄过妖狐的身侧。熟悉的触感让他不禁又仔细端详了一番。

铁青的肤色,毫无生气的脸颊,瘦小的身子冰凉,胸口也因感受不到气息的进出而不再起伏。

小少女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这幅模样和他往常见她的睡颜没什么两样。毕竟是可爱的僵尸少女,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了不是吗?

今天是和这个命定之人相识的第……多少天了?怎么没有纪念日呢?他想,她不过是和以前一样睡下去了而已。

自欺欺人。她是被下了一个咒。虽然咒术杀不死已死的身躯,但这个小可爱变成了一个嗜睡的尸体,她不知什么时候才会醒来。换种说法,活尸变成死尸了——但如果不是临死时的那场尸变她早该成这个样子。

记得京都最强的阴阳师皱着眉头,站在一边的同样可爱的少女担忧而欲言又止:晴明,这样和完全死去有什么区别呢?妖狐知道她想问这个,即使懂事的女孩没有问出口。晴明说:“她大概还是会醒来的,只不过……”

妖狐带着少女悄悄离开了庭院。他在心里想,这是我想要的好答案,我可以等。

他不打算通知少女的两个哥哥,谁愿意看他们不好的脸色。那个大男孩态度恶劣得就差把自己剥了给他妹妹添套皮毛衣饰,小男孩则每天眉头都皱着解不开。妖狐不想把和少女独处的时间交给他们处置,更何况他们现在难免悲伤过度。

这个与众不同的命定之人好像要把他们之间的羁绊全部用沉睡来剪掉一般一动不动。本来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少女不会只在乎如何抱着他的尾巴最舒服——周围没有其他人或妖——的情况下,既然杀不了她,明明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可做的。他在心里把“更有意义”几个字狠狠的嚼来嚼去。这段时间他虽然一直沉迷在这个女孩这里,却尚没有仔仔细细地碰过她,这会儿还是最好的一次机会。自己虽然是个游走四方的书生,但还是个正常的有需求的妖。

妖狐本不把与小少女亲密当作什么大逆不道之事。但在这个情况下,他看看怀里浑身冰凉、毫无反应能力的小少女……还是算了吧。




黎明。

微弱的白色晨光穿过竹林亮在他们周围。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的少女不正是他想要的——她已经是只属于自己的可爱人偶了。不会被再次杀死的少女最终还是陷入了安静的死亡。

他现在只用把她带到家中,像珍藏其他少女一样珍藏起来。他就从这份束缚他这么久的恋情中获得自由了。他可以与其他可爱的女孩发展他们“命中注定”的情缘,这些事情他最热衷也最拿手。

被她不会死的状况困扰了太久,他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这个事实。他现在应该欣喜,或者松口气才对。

所以他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自己不愿意。

不愿意放弃她。可能是觉得她还是醒着更好,可能是希望能等到她醒来。他为自己的想法改变感到奇怪,干脆就全部怪这个命中注定之人太与众不同。她醒着的时候比她彻底静下来的日子更让自己快乐,起码现在看来是这样的。无声无息的躯体确实让他如往常一样感到兴奋,但他从未如此次一样隐隐有点焦急,明知对于自己来说这该是件幸事。

但他没意识到,说不定这才是“命中注定”的感觉?

于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无意中接受了这个女孩的一切,包括天真、吵闹和孩子气过头。




天已大亮。

想通了,这之后也就合理了。走出竹林。他抱着少女到附近的镇子里,为她买了一口小棺材。无视人们恐惧的目光,他把少女放进棺材里,又抱起棺材回到他栖身的山中,找了一个最美的山洞,安安稳稳地把棺材安置进去。

临走时他吻了吻紧合的棺材盖。命中注定之人哟,你要是梦到小生了啊,别叫叔了。




之后呢?

妖狐离开后,很久很久没有再回来。他有很多事要忙。他一次次将寻找妹妹无果、跑来找他质问的两个哥哥打退,始终没告诉他们她的下落。他像往日一样追求美丽的少女们,珍藏的人偶越来越多。他多次拜访麒麟,一层一层往上走,每次一身伤也不在乎。他看到了无数死亡,善音律的贵族、最强的阴阳师、他身边的少女,乃至曾是永生的占卜师以及他们的转生。




这天。

天气和那天一样晴朗。带着一点灵巧的紫色皮毛的妖狐走进这个他好久没来的山洞。他小心翼翼地推开表面上长满了植物的棺材盖。里面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俯下身牵起少女垂在身侧的手,引至唇边。在火红的眉心纹和眼妆的衬下,他的眼神温柔。

“醒来吧,我的命中注定之人。”




如果少女醒来了,那这个童话故事就有会个好结局。

FIN.

【论坛体】细扒Tokioto综艺live访谈种种



☆粉丝脑补向
★设定微改

【讨论】细扒Tokioto综艺live访谈种种

1#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看了Shining Fes这俩的官方repo简直被甜的不行不行的w腐魂燃了决定把这俩的这样那样从头细扒w

2#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二人单曲《ROULETTE》官方30s宣传pv——☆(戳这里)
资源:音频——★(戳这里)
MV及其making——★(戳这里)
专辑访谈特辑汇总——☆(戳这里)

从一开始就这么甜了啊( ´ ▽ ` )ノ
这里有的会慢慢整理扒出来,也欢迎大家补充www

3# giligili

看我刷出了什么!!前排!!
同被repo刺激到啊这俩真是太闪了啊啊啊都带着粉红泡泡!

4# 香蕉天妇罗

Tokioto大法好!有预感这又会是耽美版新神作

5# 新见一回目

注目了lz的ID,应援队请务必让我加入!(bu

6# 想当音符君

嘤嘤嘤刚出道的音也也是小天使唔(((o(*゚▽゚*)o)))

7# 七色星冲

ls痴汉还好吗hhh

8# 想当音符君

看见音也小天使就不好了w

9# 墨镜狗粮专卖

我倒是觉得7l的I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感觉到了生意的味道x

10#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ls给我都来一打!x

演唱会及后台资源
1st资源——☆(戳这里)
2nd资源——☆(戳这里)
3rd资源——☆(戳这里)
4th资源——☆(戳这里)
5th通贩地址——☆(戳这里)
2nd《ROULETTE》部分截取——★(戳这里)

演唱会里也有不少亮点自寻呐w5th大家使劲买啊!
顺便Tokioto应援队欢迎大家的加盟w

11# 香蕉天妇罗

是啊是啊简直了!连演唱会也要放闪,还记得4th时候音也那句“Tokiya好厉害”甩得我一脸好狗粮

12# 御曹司何苦为难御曹司

还有莲少那句“呀啦”和内啥似的hhhhhhh

13# 想当音符君

www和内啥似的www好含蓄

14# 绿眼睛

我记得这个有大大剪过演唱会的Tokioto合集来着?

15#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对对,谢ls提醒,那个合集我找到了w
问过授权之后就转过来了!大家接好w

Tokioto演唱会甩狗粮合集——☆(戳这里)

16# 手速宝典

即使是官方的狗粮依旧吃得饱饱的!

17# 墨镜狗粮专卖

官方抢生意(手黄

18# ST☆RISH一生紫担

竟然找到了这种东西……我只能说……
干得漂亮!

19# 香蕉天妇罗

hhhhhh乍以为ls是个严肃的人结果还是破功了吗hhhh

20# giligili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

21# 香蕉天妇罗

咋了这是www

22# giligili

哦哦哦哦大家快看啊现在正在播的王子们参加的综艺!开始两分钟了都!

23# 想当音符君

偶凑真的!!是在游乐场!已经开始抽签分组了!

24#七色星冲

偶凑??!!现在在外面的人哭出了声
求直播!

25# ST☆RISH一生紫担

我Toki和那月一组!音也和莲,剩下三个一组
第一项是碰碰车拔小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6# 七色星冲

咋了笑成这样

27# 想当音符君

时那的碰碰车是企鹅状的w
估计是想到了画伯Toki的代表作了hhhhh

28# 七色星冲

……怎么安静了?

29# 七色星冲

大家都在认真看呢(;_;)

10# ST☆RISH一生紫担

赢了!时那组赢了!拿到了两面小旗,莲音组拿到了一面

31#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这局翔酱没有上。真塞组垫底了呢……不过……

32# 想当音符君

啊音也小天使刚刚好像撞到了头!((((;゚Д゚)))))))
大家都围过去看了

33# 七色星冲

没事吧?!

34# 香蕉天妇罗

应该没啥大问题,不过……啊啊啊啊啊啊Toki把音也的额发撩起来了!动作超温柔啊!!!

35# 腐眼看人基

看个伤势就这么甜@v@

36# 御曹司何苦为难御曹司

我莲又笑得一脸内啥似的了x

37#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顺便今天他们的服装都好棒啊w字母的字体设计很棒,和各自的应援色超搭!而且按照那-时-塞-莲-音-翔-真这样站的话每人衣服底色是黑-白-黑-白-黑-白-黑,用线就是相反色,图案还可以连起来!

39#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第二部分是水战!三组分别划船在湖上几十个浮标里面找到有正确线索的六个,连成一句话,先回到岸边说出正确答案的队伍获胜!顺便,中程可以用水枪阻碍对手哦w

40# 想当音符君

也就是说有、湿、身、普、雷、哦!!

41# 七色星冲

我这时候为啥要到外面去QAQQQQQ

42# 香蕉天妇罗

不过这时候三个人的队伍就有优势了呢,可以多一个人攻击什么的

43# ST☆RISH一生紫担

时音都是负责划船的啊……三人队是真斗划船
啊莲様攻击Toki了!阻碍划船吗……很聪明呢
Toki不要输啊啊啊啊!

44# giligili

wooooooToki已经湿透了啊!莲少不愧是喜欢飞镖的,射得好准!(咦怎么有点……x

45# ST☆RISH一生紫担

噫ls污婆x
啊啊啊啊啊啊我Toki湿/身好诱好色气!!
在电视前失血过多躺(。

46# 想当音符君

可是时那组已经找到一个正确浮标了…上面写的“て”
小天使不要输!!

47# 御曹司何苦为难御曹司

三人组已经找到“あ”“し”了……虽然Masa已经被莲様恶意(?)弄得湿透了(???)
感觉莲様沉迷于水枪的样子

48# 七色星冲

隐约有点担心那月的眼镜…

49# giligili

ls别乱说好可怕Σ(゚д゚lll)
啊莲音组终于拿了一个,也是“あ”

50# Tokioto第一应援队队长

我似乎隐约猜到句话是什么了……

要来大陆了。

【京津沪大三角】华灯下的上/海/滩 C2.


C2.枪

路线拟定的是先到天/津再坐船走水路到上/海。到了天津,赵京问燕晓津要不要回家里去看一下,燕晓津看着一个方向很久,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莫名有些悲伤,最后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都好多年没回来过了谁知道家还在不在?

路上,赵京习惯到甲板上靠着栏杆想事情。他对姓陈的印象不好,但这个燕晓津倒是有点意思。他把燕晓津叫到甲板上跟他搭起话来。聊了几句他的年纪、家里人,赵京突然问:“会用/枪吗?”燕晓津答道:“会用。”赵京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从腰间拔出/枪递给他:“使着试试。”燕晓津应了一声就接过赵京的枪,拿在手里左右倒腾了一下,“喀啦”一声上了膛,抬手冲着海面上刚准备放一枪,赵京伸手把枪杆压下去,笑道:“你在这儿开枪也不怕出事?”说着指了指船舱里,这一艘客轮上多得是老爷太太。燕晓津抱歉地笑笑,用双手把抢递回去。赵京接过枪,瞥了眼燕晓津略有些失落的表情,叹口气,把枪往他怀里一拍:“给你了。”

燕晓津抱着枪一怔。这个时候手里有枪的才可自保,没想到赵京竟然这么大方的把枪送给他了。他有些无措:“那……那个,军/爷,这我不能收!”赵京笑起来:“没事儿,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使枪小心点。”说罢转身回舱,到船舱门口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警告一样的说了一句:“到了上/海滩就得更小心着了……”

他有这么信任我?燕晓津看着手里的枪,若有所思。

刚到上/海,赵京就特地派人通知了王申海。王申海也特别配合的在第二天晚上就安排了饭/局,他们就到赵京置在上海的府邸里歇息了下来。燕晓津想回陈爷那里去,赵京没让,就在他的府邸里给他安排了个房间。陈爷那边知道这事儿也有了动静,下午燕晓津就收到了陈爷派来的消息,叫他打听一下赵京的口风。他于是蹭到赵京房间旁边,看见房门紧锁着,问管家,管家回道:“副/将刚刚出门去了。”

出门去了?去哪儿了?燕晓津没敢打破砂锅问到底,那管家也一脸无可奉告的意思,他只得硬着头皮回房去。是夜赵京一夜没回,他的手下也如往常一样各做各的事,就像是没有什么异样。还是说他在上/海的时候常常这样彻夜不归?难道是自己多心,他不过是去照顾那些卖笑女的生意?再想下去燕晓津的脸“唰”的一下热了起来,他毕竟还年轻,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他醒过来的时候赵京已经回来。当着他的面燕晓津不敢多嘴,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就抽当儿晃了出去。他在街上晃了半天也没找着陈爷给安排好的眼线,在心里暗骂着准备回去,突然撞见了一个熟脸——他以前见过的,王申海的表哥苏玉箫,还带着两个生脸的女孩。各种奇怪的设想在他脑海里一晃而过,不过他马上回神,趁他们没发现跟了上去。

听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讨论关于王申海的话题。
上次见面之后,苏玉箫始终不放心,于是借着带妹妹出来散心的名义再次来到了上/海,想再找他谈谈。不过他却始终闭门不见,苏玉箫郁闷无比,又不好说什么,心里气结。两个妹妹懂事就拉他出来走走解闷。

苏锡走在前面,苏吴陪着苏玉箫走在后面。她看了苏玉箫一眼,轻声问道:“怎么了,还在为申海的事情担心?”苏玉箫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对他……但是他这样下去实在太危险了,我不能眼看着他这样。”

苏吴偏过头,眼睛乌亮:“你总是这么爱操心。申海他那么聪明,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苏玉箫皱眉道:“他是足够聪明,可是不只我们上头,共/党肯定也想过打他的主意。那样的话……”

苏吴宽慰他道:“你放心吧,申海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应对才是最正确的。”

走在前面的苏锡也回过来对苏玉箫说道:“是啊,申海他啊肯定早就有自己的安排了,我们也不用这样瞎操心——”说着突然贴近他们,冷冷地低声道:“后面有人跟。”

苏玉箫听了只是垂下眸轻轻一笑,摸了摸她俩的头,小声说:“没关系,他应该没有恶意。”

而燕晓津的心里像乱麻一样。据他所知的,王申海没有明确表示过自己的党/派,这样无疑让他两头都受到威胁,但他似乎像有什么庇护,并不在意这种威胁。还有这次,明里说的是和赵京抢这笔生意,但他们现在的状态却更像是某种合作……三人很快离开了,他没有继续跟上去。他现在有太多的疑问还没有头绪。

突然肩上一沉,他一惊,下意识地回身一记手刀,不过马上就被人握住。

“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赵京不轻不重地握着燕晓津的手腕,淡淡地看着他。燕晓津很快收回手,悻悻地说道:“没什么……就是出来逛逛……军/爷,怎么了吗有事?”赵京瞥了他一眼,说:“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点了?”燕晓津抬眼一看天色已经渐晚,尴尬的笑笑道:“啊还真没注意……那我们现在去哪儿啊?”

赵京看着他,突然露出了一个极暧昧的笑容:“拿好你的枪……我们去见王申海。”

【京津沪大三角】华灯下的上/海滩 C1-2


------------------------------------------------------

北/平。赵京的府邸算得上是素净,也难免让人觉得过于空旷。院子里廊上都是穿着军/装背着/枪的兵,不过看起来都年轻像是些新/兵/蛋/子。要是搁在以前这个年纪的兵估计连/枪都没摸过,现在都是些让人放心的“石狮子”了。燕晓津看那些个士兵一脸不好惹的样子,只好尽力装出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表情请示了一个士兵。马上就下来一个穿马褂的人把他引了上去。

推开门,赵京就坐在办公桌边上看着一本没有封皮的书,也是穿着一身军/装。燕晓津蹭了两步,上前去,赵京只抬了抬眼睛,穿马褂的会意离开,走的时候带上了门。见屋里没别人,燕晓津放开了点,笑道:“军/爷好。您想来就是赵京赵副/将了?”赵京没有说话。燕晓津只得硬着头皮又道:“在下是陈爷派来的……关于那批东西,您……”

赵京合上书,打断他道:“不用管我。你们陈爷是什么意思?”燕晓津一愣,又笑道:“陈爷的意思,还请军/爷您亲自到上/海/滩去一趟。您也知道这事儿最近出了些差错,冒不得太大的险。”

陈爷在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气急败坏,但又拿王申海没办法。不过他也知道王申海没有直接找他要东西是话里有话。正好赵京那边该要联系联系,干脆将计就计把赵京引到上/海,把恩怨直接丢给他们两个人结算。赵京消息也活,自然猜到了陈爷的心思。不过这样一来,都按照赵京的计划走了下去。

他没有马上答话,而是站起身来向燕晓津那边走过去。燕晓津心里一紧,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赵京在他身边岔开了,把书放回燕晓津身边的一个书柜。燕晓津心里暗松了一口气,突然赵京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燕晓津没敢耽搁,赶紧回答:“姓燕,叫……晓津。”“燕晓津……”赵京默念了一遍,又问:“你是陈爷的手下?口音听起来像北方人。”燕晓津回答道:“是北方人。家里太苦过不下去,只能到上/海找活路了。”说完又补充道:“原来是天/津的。”赵京转过身看着他:“天/津的……你看起来还很小,就敢做这种掉脑袋的行当?”燕晓津苦笑道:“为了有口饭吃什么做不了啊?”

“……燕晓津,你喜欢跟着你们陈爷做事吗?”

沉默了半晌之后,北京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燕晓津有点措手不及。他斟酌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实话:“不喜欢。”不知道是因为嘲讽还是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赵京突然笑了,又问道:“为什么不喜欢?”燕晓津有点局促,思索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军/爷,您就喜欢背着枪/杆替你们上头做事吗?”这回轮到赵京一愣,继而大笑起来。

燕晓津摸不透赵京在笑什么,汗珠从他的额角流下,他开始紧张。

赵京停下来喘了口气,拍了拍燕晓津的肩说:“我们明天就出发。你随我来。”赵京亲自把燕晓津带到客房,给他简单地交代了一点事务,就准备离开。突然燕晓津拉住了他:“军/爷。”赵京停下来,问道:“怎么了?”燕晓津低声道:“军/爷,陈爷这次叫您过去,没安好心。王申海不是好对付的人。您又是干这一行的……”说着瞟了眼他的军装,接着道,“您真的要跟他抢东西?”

这话一出,赵京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他盯着燕晓津看了很久——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人,在赵京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人中算是非常年轻,长得也很清俊,又不想王申海那样聪颖出头。只不过,他的眼睛看起来却很浑浊,或者说是,很深沉。不符合这个年纪的深沉……

燕晓津也这么盯着赵京。那种神色让赵京心里颇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在面对王申海的时候也会有,但感觉也不像这次。

“没关系。”赵京说着,嘴角挑起一层笑意,“你不用为我担心。”

说完离去。看着赵京的身影越走越远,燕晓津的表情开始变得焦躁。他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最后还是慢慢坐在床头,扶额不语。他突然有点意识到,好像一切事情都在按照赵京的计划进行着。